背景:
阅读新闻

那时,那笑

[日期:2014-07-16] 班级:710     作者:殷贾浩玥      [字体: ]

苍老的声音响起在耳畔,转过身,那太阳般的笑容映入眼帘。

那个春寒料峭的晚上,我写完数学作业,估量着妈妈应该早在校门口等我了,便收好书包,向学校大门走去。刚下过雨,屋檐上滴着水,地上湿漉漉的。路灯倒映在路边的水潭里,路面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小灯泡。我的心情莫名其妙的格外好,欢快地跳着,去踩地上的积水。不想,用力过猛,水花高高溅起,弄湿了我的裤腿。那水冰凉的,冷风吹过,我觉得它好像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冰,绑住了我的脚腕。我急忙向校门口跑去,迫不及待地想坐上妈妈正打着空调的暖烘烘的车,马上回家。

妈妈还没有到。

我只得站在校门口等待妈妈的到来。潮湿的空气和着冷风,使寒冷从脚腕开始蔓延,穿透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经,我成了被结结实实地冻在了寒冰中间,无法动弹,等着被救上岸的可怜小孩,只能焦急地盯着来往的车流,寻找妈妈的汽车。

“小丫头,快进来,外面冷着呢!”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。转过身,门卫爷爷阳光般的笑容映入我的眼帘。我走进传达室,找到一个角落拘谨地站着。奇怪,传达室里并没有打暖气,可为什么这么暖和?门卫爷爷扒了两口晚饭,转过头看了看我,又笑了:“坐坐吧,又不是外人,这么拘束干什么?”他的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形的粗线。嘴巴扬起后,嘴边的皱纹也变得更加明显。

不是外人?我轻轻走到沙发前坐下,悄悄从身后仔细打量他:身子瘦瘦的,握着筷子的手稍微一用力,骨头和青筋就凸了出来,好像他的手上没有一丁点儿肉一样。手臂也细得很,那宽大的袖子似乎完全是搭在他身上的。两鬓油亮的黑发中夹杂着白丝,就像一夜经霜的斑竹,叶子虽被打白,但茎依旧挺拔——背影多像疼我的外公啊,也是这样清瘦,但也同样精神,真的不是外人呢!似乎是发觉我盯着他看,他转过头来又是呵呵一笑,,接着又低下头吃饭盒中的晚饭。

一辆熟悉的汽车穿过校门,驶向教学楼——是妈妈!她没发现传达室里面的我!我飞快追出去,坐上车。咦?为什么车车上明明开着空调,却远比不上传达室里暖和?我打开车窗,远远朝他喊了一句:“谢谢!”。他抬头望过来,又挥了挥手,示意不用谢。

离得太远,看不清他的脸。

但,我知道,他的脸上此时一定还挂着那太阳般的微笑,灿烂、温暖……

   

推荐 打印 | 阅读: 次 | 关闭 |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1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可以发表200字内的评论,已打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第 1 楼
* 游客 发表于 2015-5-9 11:06:20
好温暖,好有爱!
作品搜索
搜索:
标题内容作者  
最新评论
请大家对照条件,积极申报。
杨亮老师的风趣幽默,让我铭记在心
很有想象力。
* 游客 评论 施 琬 琦 简 介
继续努力,前途无量
初一7班表现太好了
马浩加油↖(^ω^)↗